湖北在线,湖北新闻网,湖北信息网,湖北信息港,湖北门户网站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湖北新闻网 >

探访高要水南客家山区古**榨油作坊 粒粒油茶籽榨出滴滴乡愁

时间:2018-01-23 18:53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www.11.com
转眼之间,2016年的11月份即将过去,往年11月初就已开榨的高要区水南镇卢福来、黎学金榨油坊却一反常态,迟迟没有开榨。

  

黎学金的榨油作坊虽然没有卢作福的古老,但是同样采用古**榨油技艺。

  油茶籽好像板栗,是榨茶油的原料。

  卢作福坚守的老油坊是高要区水南镇唯一的百年榨油作坊。

  转眼之间,2016年的11月份即将过去,往年11月初就已开榨的高要区水南镇卢福来、黎学金榨油坊却一反常态,迟迟没有开榨。卢福来对记者解释说:“今年,我们客家山区的油茶树挂果不多,乡亲们收获的油茶籽比较少,影响了我们老字号榨油坊的生意。”事实上,即使是往年,一个榨油季下来,他们赚的钱也不多,“我们不想祖传的榨油坊在自己手里失传,才咬牙硬挺到现在。” 记者 李文华 文/图

  古**榨油坊 榨油工具传百年

  卢福来是高要区水南镇对口村村民,他告诉记者,高要区水南镇的油茶榨 油季节每年只有两个多月,“就是11月份和12月份。每年榨油季结束,我和弟弟卢亚六都要拆掉木榨油槽等榨油工具,然后保存起来。这些木榨油槽等榨油工具都是我们的阿爷传下来的,因为大家都比较**惜,所以使用了100多年,现在还可以使用。”高要区水南镇政府****黎少斌是当地人,他对记者回忆,“上世纪80年代,高要水南客家山区还有好几家古**榨油作坊,目前只剩下对口村的卢福来、卢亚六两兄弟还在坚持古**榨油。” 由于卢福来兄弟俩将木榨油槽等古**榨油的工具封存起来,记者只能根据他们的讲述还原古老的茶油榨**工艺。据卢福来介绍,从清代末期开始,他的祖父就建了榨油作坊,“以前作坊外有个水车,山水冲击水车的力量转动碾槽,把油茶籽碾碎。1995年,这个古老的水车坏了,没人修复,就再也没人使用它。” 被碾碎的油茶籽放入一个大木桶蒸煮以后,卢福来兄弟俩把茶籽用稻草打包成一个个圆饼,“再放入木油槽内,每次只能放十一二个圆饼。” 卢福来兄弟俩将榨油的准备工作就绪以后,就进入了最辛苦的榨油环节,“我们把圆木楔逐个增加放到木油槽里面,然后兄弟俩轮流上阵,抡起挂在房梁的粗木头,不断撞击木油槽内的木楔,挤 压圆饼流出茶油,榨一木槽油,我们要撞一个多小时,热得就算是大冷天也要光膀子。” 卢福来兄弟俩辛苦榨油两个多月,由于顾客以压榨过后的茶籽饼代替加工费,“一个榨季两个多月时间里,我们两兄弟每个人只能赚几千块钱。我们都已经60多岁了,我们的儿子都害怕辛苦,不愿意接手榨油坊,我们不想祖传的榨油坊在我们两兄弟手里失传,才咬牙硬挺到现在。”

  手工榨油 父子两代为顾客而坚守

  黎学金是高要区水南镇水南村村民,他的茶油榨坊虽然没有卢福成兄弟俩的油坊古老,但是也有30多年历史,**亓死柩Ы鸶缸恿酱说母星椤I鲜兰60年代初期,当时的高要县水南人民公社建立了茶油加工 厂,黎学金的父亲黎念礼是那里的榨油工人。由于古**榨油工作强度太大、出油率比较低,中国的工厂生产了出油率较高的铁油槽人工榨油****。 上世纪80年代初期,黎念礼工作的公社榨油厂倒闭,“我父亲买下 了榨油厂的部分****,自己在村口开了一间榨油作坊,我们父子俩一起干。2001年,父亲去世,我一直让这间老油坊坚持开了下来。”黎学金告诉记者,这十几年来,水南镇的客家人开办了好几家机器榨油的茶油厂,“但还是有些客家人 觉得我们人工榨的茶油香浓、味道好,虽然我的这间油坊赚钱不多,但是为了这些老顾客,我坚持了下来。” 黎学金将顾客送来的油茶籽碾、碎、蒸煮、打包成圆饼以后,“放入 铁油槽里面,先放入一个圆木楔,再转动活塞,然后不断增加圆木楔,直到挤压出茶油。”

  习俗传承 视油茶树为吉祥树

  高要区水南镇是肇庆地区客家 人居住比较集中的乡镇之一,全镇1.8万多人,绝大部分是客家人。高要区史料记载了水南镇客家人的来历:清末至民国初期,原本生活在梅州等地的客家人迁徙来到高要区水南镇等地定居,带来了客家 人喜欢在山上种植油茶树,以及用油茶籽榨油食用的习俗。对于客家人为何喜欢种植油茶树、食用茶籽油,当地的客家长 者给记者讲述了客家人世代口耳 相传的原因,“因为油茶树的果实 多籽,常年开**结子,寓意多子多福,我们客家人的祖先都看中传宗接代,因此把油茶树当成吉祥树,每家每户都要种植几十棵,甚至100多棵油茶树。油茶籽可以榨油,茶籽油还可以**用,真是一举三得,所以客家人世代都喜欢种植油茶树。” 记者在高要区水南镇对口、石 下等客家人聚居的村庄采访时获悉,他们每家都有祖先搬迁来到水南镇以后种下的百年油茶树,“油茶 树还有一个特**,一年盛产以后,第二年就很少挂果,去年,我们这里的油茶树结果很多,所以今年就挂果很少,明年挂果又会很多,多年以来都是这样循环反复。”

  油香浓郁 勾起游子淡淡乡愁

  自古以来,水南镇的客家人都遵循“耕读传家”的传统,通过读书、参军等途经走出客家山区,来到高要城区、肇庆等地生活,但是他们依然难忘故乡的油茶树,还有那浓香的客家茶油。卢钊来虽然举家迁往佛山城区已有30多年,但是对故乡高要区水南镇对口村山上的油茶树依然记忆犹新、念念不忘,“茶油可是我们客家人的特产,油茶树都生长在深山里。油茶树盛产那年的入秋以后,树上挂满了红彤彤的油茶果,它们比北方的红苹果要大一些。” 儿时的卢钊来跟父母采摘油茶果回家以后,“把油茶果剥皮、晒干 后打开,里面的油茶籽就露了出来,油茶籽很像板栗,但是不能直接食用,只能榨茶油。” 卢钊来的父母把油茶籽处理毕以后,“他们和我的哥哥、姐姐每人都要挑一担油茶籽,来到****的古老榨油坊榨油,几百斤茶油籽可 以榨出100多斤油。” 卢钊来告诉记者,茶油不仅可以炒菜,还可以补身体和**用,“客家妇女生了孩子,食用茶油煎的鸡蛋,不仅补身体,而且祛风湿。我们小时候喉咙痛,声音沙哑,母亲用汤匙给我们喂几口茶油,连喂几次,我们的病就好了。我现在只要喉咙痛,就会不由自主地想起故乡的茶油。”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